八宝果糖橘子味

随机配送

我的两个朋友

毕雯珺×李希侃

 


hxc视角第一人称



——



 

我有两个朋友,一个叫毕雯珺,另一个叫李希侃,但他们之间不是朋友,这时常让夹在中间的我很尴尬。

 

 

我们都是练习生,最近在参加一档生存战选秀节目,竞争很激烈,在这样的环境下交到的朋友真的真的都是十分真心的,比如我和李希侃。也许是因为是同年出生的,生日又离得挺近,天生磁场契合,很快就熟识起来成了朋友。

他很幽默健谈,长得可爱性格也可爱,和他聊天我俩能一起笑得东倒西歪,把练习室的地板都捶穿。我们没分到一组过,但他经常会来找我,一起吃饭一起去小卖部之类的,可以算是练习生中关系很亲近的了。

 

而我的另一位朋友,毕雯珺,和他恰恰相反。

我和毕雯珺是同一家公司的,认识挺久的了,他平时就话不太多,进了节目组里都是不认识的人,整个人就更加沉默。那么大一个子坐在那儿不吭声有时候还怪吓人,有人以为他高冷,其实不是,他只是有点懒得发展新的人际关系,再加上有那么一点点认生。

 

所以毕雯珺和李希侃好像一直没能做成好朋友,明明同组过,也一起录过某个视频物料,教授过悠悠球,但那之后却还是不怎么熟的样子,让我很是困惑。希侃那么一个开朗活泼的人,能和每个人成为朋友,想必是雯珺太木了,不好接近。

至于我为什么说会觉得尴尬呢,举个例子,他俩不喜欢直接沟通,总要通过我来传递消息。前阵子我们有了假期能够回家几天,毕雯珺从他辽宁那边带了点特产回来,分给我们乐华哥几个之后还让我拿点给李希侃。

我说你俩不就住隔壁宿舍吗,你直接自己给他能怎样。毕雯珺顿了顿说,不是很熟。我惊了,不是很熟还特意带他的份?

我提着两袋酸枣仁去敲李希侃宿舍的门,说这是毕雯珺给你的。不知道他是喜欢还是不喜欢,总之表情有点复杂地接了过去,挠挠头懊悔地说哎呀,我都不记得要带点特产过来。然后他在自己包里翻了一会儿,勉强找出一包产地是温州的小零食,说那你帮我把这个拿给他。

得,我成了个跑腿的。

我又去找毕雯珺,他拿到小零食之后笑得有点崩人设。我说希侃好像挺想跟你做好朋友的,你们要不多沟通交流一下?要送东西就别通过我了。

毕雯珺又不说话了,眼神没焦距不知道在想什么,明明刚才还挺开心的。

 

 

他俩不仅不喜欢直接交流,就连离得近了点都要避开对方。如果吃饭的时候我和李希侃一起坐,毕雯珺就不会来找我;如果休息的时候我和毕雯珺在说话,李希侃就不会叫我一起去小卖部。

我都要怀疑他俩不是不熟,而是有点什么仇了。正廷说过大家来了廊坊就都是一家人,一定要相亲相爱,友谊第一,比赛第二,所以我决定给他们制造一些加深友谊的机会。

 

 

在开始准备三轮竞演舞台之前的练习相对而言轻松一些,晚上下课之后我们躲在寝室里打UNO。乐华七个人,我把麦锐的也都叫上了。

宿舍里有地暖,地上不凉大家也就都席地而坐围了一圈准备玩牌。

咱这桌游不算赌博吧,正廷问了声,还是这么正直。

我特意在我和毕雯珺之间留了个位置给李希侃,他坐下来的时候有点犹豫,看了看毕雯珺,毕雯珺在看别处,两个人没说话,气氛有点微妙。

一间宿舍面积不大,十来个人凑一屋确实有点挤,出牌的时候我的手臂就老碰到旁边的正廷。毕雯珺和李希侃估计也觉得挤,后者脸都红了。

结果几局游戏下来,他俩的关系好像非但没有变亲密,反而有恶化的趋势。李希侃是毕雯珺的上家,一直在给他加牌,后者无语得都翻白眼了但也没有说一句怨话。

看来真的是不熟,换作是我们乐华的谁,毕雯珺早就揍他了。

后来有一局毕雯珺终于用功能牌反转了一下出牌顺序方向,变成李希侃的上家,把他给自己加的牌又通通报复了回去。

李希侃有点怨他,哼哼了一声,可能是因为天生嗓音软的缘故听起来有几分嗲,反正不可能是在跟毕雯珺撒娇。

整场牌局游戏过程中我都在默默观察他们俩,发现他们虽然不怎么对话,但总是动不动就偷瞄对方,看着像是很想跟对方更亲近友好一点但又不知道怎么迈出那一步。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,这气氛看得我都有一点替他们急,我的两个好朋友也应该成为好朋友,于是我更坚定了帮帮他们的决心。

 

麦锐一伙人走了之后我问毕雯珺,你跟希侃怎么样了。

他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,面瘫脸没维持住,问我怎么知道的。我知道什么了?他让我别告诉别人,我以为是指他和李希侃关系不太好的事,我说行,保证不跟正廷打小报告。

我问他,那我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吗?他想了一会儿,莫名其妙给我来了句“你别再发散你的魅力就行”,听得我一头雾水,满脑袋问号。

居然是因为我太有魅力而阻拦了他们俩成为朋友?

这事儿还是得我自己来,毕雯珺说。我拍拍他的肩以示鼓励,说哥们加油。

 

 

过了几天毕雯珺不知道从哪看到了张PD给我们发红包那天的花絮,有点情绪地问我不是还说要帮他的吗,怎么说话不算话。

我一时有点没明白过来,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
他说你跟李希侃不是好朋友吗,我说是啊,有什么问题吗。他又不跟我说清楚了,成天不知道在打什么哑迷。虽然我心地善良人特别好,但无缘无故被朋友责怪也是会不高兴的,所以想着这几天就不管他们了,爱怎么样怎么样吧。

 

谁知就在那天晚上,他们躲在练习室说悄悄话被我撞了个正着。门也不关紧,估计是临时进行的谈话。他俩脸上的表情都不轻松,氛围有点紧张,周围气压也低了,不会是在吵架吧,我有点担心如果他俩打起来,那我应该帮谁。

好奇心驱使我没有打断他们的对话,我躲在门外偷听。毕雯珺低沉平稳的声音缓慢地飘进了我耳朵里,他说,那天你偷亲我的时候,其实我没有睡着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我却又要躲我,还跟新淳走那么近。

我以为我耳朵出了问题,此刻我正经受着人生十九年以来最大的冲击与惊吓,原来我一直疑惑的问题的真相竟然是这样。

光线太暗我看不清李希侃的表情,但我猜他的脸应该已经红透了,因为他说话都变得支支吾吾,声音有几分颤抖,我又不知道你……什、什么想法。

毕雯珺笑了笑,那样子像在玩他拿手的悠悠球时候的游刃有余。李希侃低着头有点委屈,说我看你好像老觉得我很笨的样子。

毕雯珺的身高确实很有优势,我觉得他一米八七是谎报了,看着有一米九,一米八一的李希侃在他面前都显得娇小。他微微俯身看着李希侃的眼睛,轻轻地说,我喜欢你你都看不出来,不是笨是什么。

我的天……

然后我就眼睁睁看见我的一个朋友,亲吻了我的另一个朋友。

 

 

我有两个朋友,但他们之间不是朋友。

作为他们的共同好友的我,直到今天才知道,原来他们并不是不熟,所有尴尬的场面、刻意的躲避、微妙的感觉、不可说的氛围都有背后不为人知的原因。毕雯珺和李希侃之所以成不了朋友,是因为他们想谈恋爱。

哦,行吧,我看我还是缓缓离开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END


评论(71)
热度(2830)

© 八宝果糖橘子味 | Powered by LOFTER